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单冰蓝新闻博客资讯网

现收藏与巴黎凡尔赛宫

发布:admin05-15分类: 军事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拿破仑一世及皇后加冕典礼》这幅画是雅克·路易·达维特奉拿破仑的命令而作,描绘的是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在巴黎圣母院举行的加冕仪式,作品宏大,人物服饰华丽,现存于巴黎卢浮宫。作品众多的人物以及华丽的服饰和辉煌的色彩,体现了新古典主义美术的典型特征。

  在19世纪初,大卫受皇帝之托,画出包括加冕在内的当代大事。他受鲁本斯的影响,从他的作品可得到普遍的证明,这构成了大卫艺术确立时的基石。在巨大构图中的这个部份图中充分发挥了大卫在肖像方面的才华,右侧人物的头部令人想起他年轻时对于古典罗马雕刻的热情。这幅巨幅的油画,反映了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巴黎圣母院举行加冕仪式的盛况。作品宏大的构图,众多的人物以及华丽的服饰和辉煌的色彩,体现了新古典主义美术的典型特征。这是法国著名画家大卫(1748—1825)的一幅著名写实油画。画家用了两年时间(1805~1807)才完成这幅画。

  这是画家对拿破仑一世及皇后加冕礼仪式的忠实记录。画面中心形象是拿破仑从教皇手中接过的王冠,赐给皇后约瑟芬。罗马教皇被请来参加仪式,想借教皇在宗教上的号召力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和肯定称帝的合法权,不过只让他坐在祭坛前作为后盾而已。受加冕的皇后长长的皇袍由宫女罗席福柯拉夫人和瓦勒特夫人牵着,中间平台上坐着拿破仑的母亲,而事实上,拿破仑的母亲当天因为生儿子的气并没有出席。围绕中心周围站立着主教、王公贵族、将军、各国大使以及前来祝贺的外国国王、王后等,画中有近百人的肖像,据说很多是请真人来到画室画的。这幅画构图宏大,气势磅礴,构思巧妙,以肖像写实手法创作而成,虽为拿破仑歌功颂德,但作为历史画卷是不朽的。

  为了达到逼真,大卫把画中许多人请去作过模特儿,对于满是刺绣和金饰的服装,画家也作了一丝不苟的描绘。骄横一世的拿破仑,毕恭毕敬的约瑟芬,遭到胁迫而无可奈何的教皇,以及如此宏大场面中的每个角色,都鲜明生动,决无雷同。大卫的艺术典雅精美,他精于观察,对形的追求以现实为基础,但这并不妨碍他进行夸张。

  在1808年至1822年间大卫亲自复制这幅画,为表示区别,大卫把画中左边的五位宫女中的第二位的衣服颜色改为粉红色,现收藏与巴黎凡尔赛宫。

  1794年7月17日,大资产阶级发动了热月政变,对雅各宾党人进行残酷,罗伯斯庇尔被送上断头台,大卫遭受到牢狱之苦,出狱后一度意志消沉。后,聘请大卫为宫廷首席画师,使他的精神再次次振作起来。创作了一系列为拿破仑歌功颂德的作品。《拿破仑一世及皇后加冕典礼》即是其中的一幅巨制。这幅画记录了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在巴黎圣母院称帝加冕的仪式。大卫将这一历史场面不加任何虚饰地描绘出来,成为不朽之作。这幅图是画中的一部分,身披红城披风,已经戴上皇冠的拿破仑,正托起皇后的王冠,给跪在主教坛前的约瑟芬加冕。教皇庇护七世坐在拿破仑身后,参加加冕式的大臣、将军、官员、红衣主教和各国使节都按真实的场面画出,画中共有近百人的肖像,许多人都被请到画室作过模特儿。这幅画气魄宏伟,构思精巧,描绘严谨,是欧洲绘画史上仅见的作品之一。

  热月政变后,法国新建的督政府并未巩固,王党的复辟活动便乘机猖獗起来。加上欧洲已建立的反法联盟,严重地威胁着法国。此时,国内的人动又高涨起来。法国资产阶级政权急需一个新的领袖来巩固他们已获取的革命成果,这个人不仅能抵御外国的干涉,还能防止国内人民日益高涨的。在这种情势下,拿破仑·波拿巴是巴黎大资产阶级赖以稳固他们的既得利益的最合适的人选了。拿破仑既是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伟大政治家,又是野心勃勃的军事独裁者。他所建立的法兰西帝国,导致法国大革命的最终失败,但在防御外敌,加强法国实力方面,他又是一个英明的开拓者。拿破仑这一系列政治策略的成功,得益于他的“锦囊妙计”,那就是他“穿上了古代罗马的服装”、“讲着罗马的语言来实现当代的任务”,实现罗马时代一些帝王所惯用的对外扩张的军事路线。画家达维特所崇尚的古典主义艺术,也是以古罗马风尚为范例,采用古罗马的历史题材以宣扬“当代的任务”,这在画家前期的作品上尤为明显。所以拿破仑在巩固自己的帝国政权之后,仍然重视这位画家的艺术才能,授予他以宫廷首席画家的称号,让他和维旺·德隆共同来掌管美术事业。从此,达维特再度从徘徊与彷徨之中振作起来,以新的热情为拿破仑的政权宣传效劳,并倾注了他全部的艺术心血。这幅《拿破仑一世及皇后加冕典礼》正是这个时期奉命而作的一幅巨制。

  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 )又译:雅克-路易·达维德(1748年8月30日 - 1825年12月9日) 是法国著名画家,古典主义画派的奠基人,画风严谨,技法精工。

  大卫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当上代议士,投票赞成处决路易十六,自此,使他成为美术上拥有最大权力的人。他画了很多巨大的宣传画─如《荷拉斯兄弟之誓》《理性的飨宴》等,此外他又着手绘制为革命而牺牲的—《马拉之死》纪念肖像,戴维的妻子因他过于热衷革命而与他离婚,后来一度被捕入狱,经他的妻子及学生多方奔走澄清,才获释放。经此事件后,他们才破镜重圆。1798年,他所画的一幅《萨比奴的女人》画里,蕴涵着对妻子的感激,同时也说明了他对古代的憧憬。

  同年因崇拜拿破仑,而成为他的拥护者,拿破仑也乐于利用他的绘画才华,来为他作宣传。于是画了歌颂英雄事迹的《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口的拿破仑》,并在1805─1807年间画了一幅包括百余人的巨画——《拿破仑一世及皇后加冕典礼》,以及后来的一幅《颁赐军旗的君王》。在滑铁卢战役后,拿破仑的势力瓦解,他逃到比利时的布鲁塞尔,终老该地。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